登陆注册 收藏
传授经验 练习书法 书法 部分荣誉 张老给病人治疗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关于张缙 > 针余诗草 >
    40年代诗草

     


     
    抗 战 胜 利
    一九四六年
     
    扰我河山十四年,来时昂首去颓然。
    英雄奋勇驱倭寇,民众和衷保故园。
    武士道衰皇运毁,大和魂蹇霸图淹。
    应谙武略防侵略,莫信非攻墨子言。
     
    【作者自注】
    时余年十六,在沈阳第十二中学读书。
    【评】
    以四字言四事:武士道曰“衰”,趋弱也;大和魂曰“蹇”,滞困也;皇运曰“毁”,颓败也;霸图曰“淹”,沉灭也。近而能别,谴之有度,既具浑成之妙,复见辨字之精。未冠而遣词精审若此,其亦早慧者耶?


    送朱文泉返沈
    一九四八年
     
    其 一
    同是天涯论落人,侧身东望泪沾襟。
    我侪仍做流亡客,明日流亡又少君。
     
    其 二
    同是天涯论落人,九秋霜露鹤精神。
    穷途如我诚堪笑,只把清风赠与君。
     
    【后记】
    朱文泉是我在渤海大学读书时的同学,一同流亡於北平。一九四八年初,因不堪流亡之苦,他只身步行返沈。临别前夕,曾在一小酒店中痛饮作别。解放后文泉为沈阳艺术剧院之名演员。我一九八五年前后去沈时与文泉小晤,回首流亡时之往事,历数当年同学们之升沉,不尽慷慨系之。
    在定稿时一度改“流亡”为“流寓”,以下几篇,也都照改。深思之后,我还是留用了“流亡”这个原词,因为这是历史留下的痕迹,只有不改,才是真的。至于怎样认识这段历史,那才是今天的事。


    流亡北平感怀
    一九四八年九月
     
    海角天涯沦落人,凄风苦雨日阴沉。
    穷途偏洒忧时泪,潦倒空怀报国心。
    恶犬伤人牙齿利,良朋惠我感情真。
    年来未觉燕山梦,七五风云醒客魂。
     
    【作者自注】
    1948年7月5日,东北流亡北平学生因集体请愿而遭受国民党军队枪击,至有伤亡。是为“七五惨案”。惨案发生后,我在校力主请愿而遭受特务学生威胁,故有恶犬伤人句。
    【评】
    风云客醒,燕山梦觉,忧时、报国,难矣哉,少年心志!


    流亡北平病愈抒怀
    一九四八年十一月
     
    其 一
    民生国计两茫茫,瘦骨单衫惧晚凉。
    济困原知无妙术,疗饥哪得有奇方。
    身同猬缩风何冷,腹作雷鸣日转长。
    我欲街头谋一饱,奈何此地少漂娘
     
    其 二
    一袭牛衣困蓟州,长天阴翳虐贫愁。
    霜街浪迹同吴乞,孔庙栖身类楚囚
    乘息难伸鸟志,撑天空抱杞人忧
    灯昏月暗荒鸡阒,风进帘栊雪打头。
     
     
    【注】          
    ①漂娘:据《史记·淮阴侯列传》:西汉韩信年少落魄时,曾受到漂母(洗衣物的妇人)周济一饭之恩。漂娘即漂母。
    ②牛衣:供牛御寒的披盖物。喻贫寒。《汉书·王章传》:“初,章为诸生学长安,独与妻居。章疾病,无被,卧牛衣中,与妻诀,涕泣。”困蓟州:指自己困于北平。唐置蓟州,清因之,属顺天府,治所即今河北省蓟县。
    ③吴乞:乞丐。《史记·范雎列传》:“伍子胥橐载而出昭关,夜行昼伏,稽首肉袒,鼓腹吹箫,乞食于吴市。”
    ④楚囚:此指囚犯。或借指处境困窘的人。《左传·成公九年》:“晋侯观于军府,见钟仪,问之曰:‘南冠而絷者,谁也?’有司对曰:‘郑人所献楚囚也。’”
    ⑤乘息:乘风。息,风。《庄子·逍遥游》:北海鸟扶摇直上九万里,去以六月息也。
    ⑥杞人忧:即杞人忧天。比喻不必要的忧虑。此指对国事的忧虑。《列子·天瑞》:“杞国有人忧天地崩坠,身无所寄,废寝食者。”
    ⑦荒鸡阒(qù):古以三鼓之前鸣叫的鸡为荒鸡。阒,寂静。《晋书·祖逖传》:“中夜闻荒鸡鸣,蹴琨觉曰:‘此非恶声也。’因起舞。”鲁迅《亥年残秋偶作》:“竦听荒鸡偏阒寂,起看星斗正阑干。”荒鸡阒本此。
    【评】
    极写背井离乡,贫病潦倒之境况,然穷不易节,困不夺志,既忧国伤时,又迷惘困惑。爱国青年之心态,曲尽其微。


    读 史 有 感
    一九四八年十一月
     
    结驷联骑何足羡,箪瓢陋巷有甘甜。
    若将冷眼观尘海, 俱在微然一笑间。
     
    【注】
    结驷联骑:车马接连不断,形容喧闹显赫。驷:四马驾的车。《史记·仲尼弟子列传》:“子贡相卫,而结驷联骑,排藜藿入穷闫,过谢原宪。”
    箪瓢陋巷:饮食居住简陋,喻生活贫苦。
    箪(dān):盛饭用的竹器。箪瓢即一箪之食、一瓢之饮。《论语·雍也》:“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贤哉回也!”
    【评】
    首联置“何足羡”、“有甘甜”二语,明言作者之志,尾联置“冷眼”、“一笑”二语,曲尽作者之态。然冷眼观何事?一笑对何人?却未说破。殆非争名于朝、争利于市者乎?读者自可猜悟。一明一暗,一显一急,笔法变换有致。


    新 春 抒 怀
    一九四年元旦
    (天津解放前夕)
     
    其 一
     一年不复出平津,囊底空空措大贫
    书味难从疑处解,世情多向苦中寻。
    不知诗句谁堪赏,但觉穷愁日渐侵。
    安得长江同掬水,吾侪奋臂洗新春。
     
    其 二
    少年回首等闲休,把盏邀朋释旅愁。
    易水萧萧燕士泪 昆湖寂寂国人忧。
    风来陕北闻佳讯,春到津郊有盼头。
    但使同胞离水火,满腔血愿洒神州。
     
    其三
    人情阅尽知凉热,世事尝多苦作甘。
    炭少雪中难一送,花多锦上却频添。
    路新脚底横老莽,海阔船头隐巨鼋。
     一载流亡茅塞启,虽遭胯辱亦何惭
     
    【作者自注】
    1948年11月东北流亡大学生住在天津东局子。我在医学系学习。天津解放前夕,又搬入市内元兴池(浴池)。接触进步同学,得悉解放壮举,想羁平时所受欺凌,真恨相识之太晚也。
     
    【注】
    ①措大:指贫寒失意的读书人。唐·张《朝野佥载》:“江陵号衣冠薮泽,人言琵琶多于饭甑,措大多于鲫鱼。”
    ②燕士泪:燕地人士之泪。作者时旅居平津,系古燕地,故言。《战国策》:燕太子丹遣荆轲入秦刺秦王,白衣冠送之,至易水上,高渐离击筑,和而歌曰:“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易水,在河北,发源于易县。
    ③胯辱:受到钻人胯裆的侮辱。《史记·淮阴侯列传》:“淮阴屠中少年有侮(韩)信者,曰:‘信能死,刺我;不能死,出我胯下。’于是信熟视之,出胯下,蒲伏。市人皆笑信,以为怯。”
    【评】

    三首皆抒旅怀之作。其一系逆旅困蹙之反刍,其二系逆旅中思想之收获,其三系逆旅之体验与前途之瞻顾,虽间有交错,然各有所重。“书味难从疑处解,世情多向苦中寻”、“炭少雪中难一送,花多锦上却频添”,饱含人生哲理,耐人寻味,皆佳句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