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注册 收藏
传授经验 练习书法 书法 部分荣誉 张老给病人治疗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关于张缙 > 针余诗草 >
    50年代诗草

     

    闻毛主席到医大视察
    一九五O年
     
    领袖毛主席,东方红太阳。
    同胞兹解放,举世赖拯匡。
    欣闻莅医大,群情喜若狂。
    我心遥拜祝,万寿永无疆。
     
    【评】
    脱口而出,不假雕饰,率真之情也。


    清 明 扫 墓
    一九五O年四月五日
     
    低首祭英灵,清明扫墓茔。
    鲜花千束绕,热泪两行盈。
    卫国忠心炳,援朝正气雄。
    绍承先烈志,奋臂缚苍龙。
     
    【作者自注】
    时余在松江省尚志县志愿军后方医院工作。
    【评】
    虽言之少文,然亦雪泥鸿爪之志也。


    答老友董占中
    一九五二年
     
    函来署旧名,往事眼前呈。
    夜雪平津路,萤窗手足情。
    微嗔言外意,深眷纸中声。
    投柬空存念,未知云鹤踪。
     
    【作者自注】
    占中后改名桂芳,余流亡京津时好友,读医大公卫系,毕业分配在吉林工作。信责余未予投书也。
    【评】
    起以署旧名一节,带出往事,承以平津流亡,萤窗共读之谊,患难之交,绝非泛泛。可谓善挹关键。转以“嗔”、“眷”二字,嗔在言外,是老友之委婉,眷在纸中,是老友之含蕴。嗔者,嗔作者未予投书也。是以嗔实为眷。一嗔一眷,老友间深情俱见矣。结句回棹拍题,“空存念”三字,道尽思念之忱。名不言答而句句作答,答中贯情,紧切老友。全篇扣题而以情字穿之,结构井然,洵得法度也。


    杂  感
    一九五二年
     
    其 一
    老赶不老赶,还有老不赶
    三者孰短长, 见地有深浅。
     
    其 二
    我愿当老赶,老赶一劲撵。
    纵使资质差,跬步积邈远
     
    其 三
    都想不老赶,这有啥稀罕。
    只可居中游,因为欠勤勉。
     
     
    其 四
    最坏老不赶,一天净空喊。
    什么也不学,时光空荏苒。
     
    【注】
    ①老赶:东北方言,意为外行、门外汉。不老赶,即不是外行。诗中之“老赶”取其字面,意即一个劲追赶。
    ②老不赶:总不追赶,自甘人后。
    ③跬(kuǐ)步:走路时,一举足的距离为跬,两举足的距离为步。喻微小的前进。
    【评】
    李英评李绅《悯农》(“锄禾日当午”、春种一粒粟”)云:“此种诗纯以意胜,不在语言之工,《豳》之遗风也。”则“老赶”宜其“锄禾日当午”之遗韵矣。“老赶”一语,取其字面,曲用正着,不失一巧。


    病 中 值 班
    一九五二年十二月十一日
     
    其一
    困难只等闲,二竖任它缠。
    手术中宵做,伤员展笑颜。
     
    其二
    展卷坐灯前,杀声隔壁传。
    亲人何日愈,再战白头山。
     
    【作者自注】
    朝鲜战场白头山战役伤员老李梦中喊“杀”。
    【注】
    ①二竖:疾病。《左传·成公九年》:“公梦疾为二竖子,曰:‘彼良医也,惧伤我,焉逃之?’”
    【评】
    口语韵文,不加文饰,恐亦一时之尚也。


    北 陵 分 手
    一九五三年于裴德初稿
    (一九九O年七月十日再稿)
     
    阴雨连绵夜入辽,平明携手北陵桥。
    相逢应话相思苦,一束心花永不凋。
     
    【评】
    首联套用王昌龄句,盖天候、人况皆相类也。尾联别绪,缠绵悱恻。诗写分手,却以“携手”、“相逢”出之,盖显相逢携手之弥足珍贵。无限别情,尽在言外。不落窠臼,深饶情致,读者春心,可感而动也。


    孤 鸿
    一九五三年十一月三十日初稿于裴德
    (一九九O年七月二十七日再稿)
     
    孤鸿奋翮返天南,引颈长鸣岂偶然。
    芳草靡芜空自长,伯劳飞燕总相连
    别来红豆春难撷, 去后天心月不圆。
    百感难言唯此际, 不堪回首忆从前。
     
    【注】
    ①奋翮(hé):举翼。
    ②靡芜:杂草。
    ③伯劳:一种较大的食虫益鸟,亦作“博劳”。伯劳飞燕:“东飞伯劳西飞燕,牵牛织女时相见。”(见《玉台新咏》)即劳燕分飞之意。
    【评】
    取首句词语为题,《诗经》之例也,后世往往沿袭,至有题与旨无涉者。然此题悠关诗旨。芳草与靡芜,伯劳与飞燕,分喻彼此,前者承“孤”,后者承“鸣”。颈联转书感慨。红豆难撷,思不胜也;月魄不圆,恨难禁也。曲尽缠绵,感人益深。结以“百感”、“回首”,理而序之,收束完整。


    无 题
    一九五三年四月
     
    来鸿去雁一年年, 难赎文姬返汉关
    病悉频添千,缘悭空忆五更天
    乘危果是人心险, 命蹇方知世路难。
    白日迟迟何可度, 夜清衾冷梦如烟。
     
    【注】
    ①文姬返汉:据《艺文类聚》引《蔡琰别传》:东汉葵邕之女名琰字文姬,于汉末战乱中被匈奴左贤王所虏,后由曹操赎归。
    (chuò):忧愁。
    ③缘悭(jiān):少缘分,无缘分。悭,吝啬、缺少。
    【评】
    文姬难赎,但凭书信传情,以“恨”字起也。颔联“病悉”紧承“鸿雁”,“缘悭”紧承“难赎”,道出因怜而忧,由思而怨之情。颈联转抒感喟,人心险恶,世路艰难,忿概之极,几至骂詈。不言恋人变,而言为人所乘,一力开脱,深钟痴爱,可于字缝中见。尾联于绝望中犹存眷恋,其亦“一日三秋”、“寤寐思服”者也。通篇章法有序,达意曲折。心中“五味”,一体包函。
    乘危者,得非恋人所嫁者乎?


    离 绥 德
    一九五三年六月六日
     
    其 一
    启行似火至如冰, 信誓如磐未可凭。
    去雁频频归雁断, 乐昌惊悉嫁杨公
     
    其 二
    人生离合岂期然, 造物轻人掌上玩
    赴会宁知分破镜,心装五味向邯郸。
     
    【注】
    ①乐昌句:孟綮《本事诗·情感》:南陈太子舍人徐德言娶后主之妹乐昌公主,知陈政衰,国必亡,乃离异,破镜,各执其半,期凭后会。陈灭,乐昌入隋,乃嫁越王杨素。
    ②造物:造物者、大自然、此处犹言命运。
    ③宁知:岂知,怎能知道。破镜,见注①。
    【评】
    此失恋诗也,结穴于一“情”字,“火”、“冰”、“五味”皆情也。二诗末联悉以补事,屡发书信不见回音,行本期赴会,谁料恋人今乃另嫁!于是,火冰反差之情,五味兼尝之感,信誓难凭之概,造物玩人之叹,尽有着落。此诗之倒笔,既蓄形势,复生跌宕,技法之变,不可不究。
                            


    邯 郸 遇 雨
    一九五三年六月七日
     
    光阴似箭我如弦,箭去弦空弓寂然。
    不是知人谁解得,凄风冷雨过邯郸。
     
    【评】
    起句突兀,设譬奇特,箭、弦、弓三者之为用,耐人思索。“凄风冷雨”明写天候,暗写心境,盖亦离绥德之“五味”也。


    雨中望伊人
    一九五三年于裴德初稿
    (一九九O年七月十日再稿)
     
    伫立窗前动故思, 天涯芳草两情痴。
    悠悠卅载王孙梦,相见偏愁再恨迟。
     
    【注】
     ①王孙:王者之后,公子。此作者自谓。王孙梦,指自己恋爱经历犹王孙之多情,不过悠然一梦。此句当本唐·耿“王孙对芳草,愁思杳无涯”句。
    【评】
    全诗结穴于一“思”字。望者,思使然也。“天涯”,伊人之所在,“芳草”,作者之所在。云“两情痴”者,深恨再见之迟,益见爱之笃思之切也。


    送 别
    送外科主任金恩都兄荣转佳木斯
    一九五三年九月
     
    送行酒罢月光残,辗转衾床得梦难。
    门径初窥凭引领,厅堂未入愧追攀。
    云端鹤举君多幸,骥尾蝇离我少缘
    笛送行旌明日去,程门讨教待何年
     
    【注】
    ①骥尾蝇离:苍蝇离开了马尾,失去攀附前进的机会。《史记·伯夷列传》:“颜渊虽笃学,附骥尾而行益显。”司马贞《索隐》:“苍蝇附骥而致千里,以譬颜回因孔子而名彰也。”
    ②程门讨教:向老师请教。本“程门立雪”典。《宋史·杨时传》:“见程颐于洛,时盖年四十矣。一日见颐,颐偶瞑坐,时与游酢侍立不去。颐既觉,则门外雪深一尺矣。”
     
    【评】
    送别诗不写送别之时,不言送别之语,只陈衾床不寐之思,述良师益友之谊,则依依惜别之情,益见之深挚矣。不囿既成,别辟一格,亦堪借鉴。


    咏 柳 絮
    一九五四年
     
    纷纷落地不沾泥,缭乱斜阳影欲迷。
    才下柔条犹未稳,随风飞过大河西。
     
    【评】
    讽喻诗者,取物设喻,其旨在讽,此诗是也。一经着眼于“不沾泥”“未稳”二语,便可知旨在讽柳絮之作风。


    咏 蚕
    一九五六年
     
    凭凌风雨卧山岗,日抱桑条饱肚肠。
    吐尽新丝魂已断,为他人作嫁衣裳。
     
    【评】
    咏蚕者代不乏人,一生清苦,甘作奉献,亦咏蚕诗之一大主题。清·吴履泰“岂因能补衮,不自爱余生”已具此意。为人作嫁,作牢骚语读,作赞颂语读,均无不可。


    读《南冠草》
    一九五六年
     
    少年英杰夏完淳,河岳常留不朽魂。
    万死难抒亡国恨, 一生尽呕济时心。
    拈诗早慧才华溢, 辅政初成禀性真。
    读罢钟山城上句,低头不语泪沾襟。
     
    【注】
    ①《南冠草》:郭沫若所著历史剧之一,主人公为夏完淳。《南冠草》亦夏完淳之诗集,收入《夏完淳集》。
    ②夏完淳(1631——1647):南明抗清义士,字存古,松江华亭(今上海松江)人。生而早慧,幼能赋诗,喜论边关大事。十四岁从父夏允彝参加抗清斗争,受南明鲁王政权封号。后失败被捕,慷慨就义,年仅十七岁。有《夏完淳集》。
    ③钟山城上句:夏完淳就义时绝命诗中之一句,此代指绝命诗。原诗为:“城上钟山色,松山落翠微。朝光群鸟散,暝色二龙飞。碧月沉银海,金风剪玉衣。孤臣遥瞻拜,泉路奉恩晖。”
    【评】
    道出一生事迹,结以青泪沾襟,读诗集而吊诗人也。


    答张泽普翁
    一九五六年
     
    和诗步韵我何曾,咫尺吟坛未敢登。
    搜尽枯肠无一语,难堪最是此时情。
     
    【作者自注】
    张翁泽普(为龙江之名医)与余交善,为余所敬仰之长者,善诗,著有《虫吟诗草》两集。时与余同在省中医学校执教,翁拟调黑龙江省祖国医药研究所任副所长,未果。一九五六年七月因病逝世。
    【评】
    以已之肠枯无语倍感难堪,答彼之征和。未置赞语,而彼之善诗,尽在赞中,已亦无诗而诗矣。如此作答,实别具一法。


    附张泽普诗
    新春试笔偶吟两律录呈张缙同志哂正
     
    其一
    春来何事苦吟诗,结习难除信有之。
    龙塞北来怀旧雨,松江南望忆新知。
    撑持皮骨心犹壮,长养菁莪志来移。
    往事回头浑若梦,余年尚可报明时。
     
    其二
    雪霁庭槐鹊噪频,晴窗且喜病离身。
    不妨骨瘦诗同瘦,堪笑人贫血亦贫。
    大陆龙蛇争起蛰,小园花木自回春。
    欣居乐国无愁梦,照眼红旗处处新。


    丁酉除夕口占
    一九五八年
     
    守岁忆屯艰,长宵蜡烛残。
    挨批言错易, 认罪换心难。
    因我无乖谬, 缘伊是左顽。
    定谳由青史,逢场沐猴冠
     
    【注】
    ①屯(zhūn)艰难;困顿。《周易》第三卦。屯,卦名,源于爻辞多见词。这个卦是异卦(下震上坎)相叠,震为雷,喻动;坎为雨,喻险。雷雨交加,险象丛生,环境恶劣。“屯”原指植物萌生大地。万物始生,充满艰难险阻,然而顺实应运,必欣欣向荣。屯卦为始生之卦,它讲的是一个事务始生起步之艰难。
    ②谳(yàn):审判定案。
    ③沐猴冠:沐猴为猕猴。猕猴戴帽子叫沐猴冠。宋·刘过《水调歌头》词:“未名古人皆是,未必今人俱错,世事沐猴冠。”“逢场沐猴冠”,在此有逢场作戏之意。
    后记:1957年开始反右,同年6月我开始被点名批判,1958年1月单位反右办公室给我一份“处分决定”:停薪留职,下放监督劳动,发24元生活费。将我们全家七口人(父、母、妻、儿、弟、妹和我)遣送到林口县刁翎乡,距林口140华里,并令过了农历正月初五立即起程。除夕夜面对打点完毕的行李,我不禁思绪万千,心潮难遏,遂有此口占。
    【评】:除夕守岁,全家整装待遣,是何心情,是何滋味,自不待言。难怪通篇直抒胸臆,愤懑之情,几至呼喊。


    悼 岳 父
    一九五八年于刁翎
     
    岳父待我,恩重如山。济我于穷途之中,妻我以爱女;顾我于“加冠”之日,叹待我之不平。孰料哈市一别,竟成永诀。思之凄然,悲极命笔,聊以长歌当哭耳。
      
    噩耗传来两泪盈, 几番回首几伤情。
    济穷北郭恩偏厚,托女东床眼独青
    大器能成翁许我, 长锋未试我惭翁。
    金樽欲举心先碎, 遥向南天一奠公。
     
    【注】
    ①刁翎:黑龙江省林口县刁翎乡,在林口县城北70公里。
    ②加冠:此指被戴上“右派”帽子。
    ③北郭:北郭骚。据《晏子春秋》:齐国人北郭骚,家贫无以养其母,乞于晏子,晏子使人馈金与粟,北郭受粟而辞金。
    ④东床:指女婿。《世说新语》:“郗太傅在京口,遣门生与王丞相书,求女婿。丞相语郗使:‘君往东厢,任意选之。’门生归,向郗曰:‘王家诸郎,亦皆可嘉,闻来觅婿,或自矜持;唯有一郎在东床上坦腹卧,如不闻。’郗公曰:‘正此好。’访之,乃是逸少,因嫁女与焉。”逸少:王羲之字。
    眼独青:独有好眼光、好印象。青眼:正视,黑眼珠在中间。《晋书·阮籍传》:“籍又能为青白眼,见礼俗之士,以白眼对之。及嵇喜来吊,籍作白眼,喜不怿而退。喜弟康闻之,乃赍酒携琴造焉,籍大悦,乃见青眼。”
    【评】
    时作者已被谪劳改,政治受挫,亲人遽逝,其悲痛可知。岳父有济穷之惠,一可悲;有托女之恩,二可悲;有大器之许,三可悲。而自家竟成右派,长锋未试,前途难卜,深惭岳父,益发可悲。处处实写,句句含悲,字字余泪,难已于言。情真意挚,铁石可感。


    夜读《针灸大成》
    一九五八年刁翎冬夜
     
    捧读《玄机》夜已阑,坐听飞雪扑空檐。
    灯油未尽灯花结,炭火余红炭屑添。
    性梗应难逃彼斗, 身微未必被人嫌。
    邻鸡递唱钟声动, 窃喜妻儿睡正甜。
     
    【作者自注】
    ①:《玄机》此指《针灸大成》,《针灸大成》是在《卫生针灸玄机秘要》基础上成书的。
    ②当时刁翎无电,夜晚照明用“煤油灯”及“豆油灯”,灯油将尽时易结灯花。
    【评】
     心中不平,自易切夜难眠。灯花打结,煤炭频添一联可证难眠,“性梗”、“身微”一联可证不平,结尾反衬,充满惆怅


    怀  感  
    一九六零年
     
    意气平生冲斗牛, 奈何事不与心侔。
    百年乐易推荣叟,千古文章忆柳州
    批斗曾遭闫闾诮, 家贫常致母妻忧。
    何堪再想鸡年事,夜伴钟声入梦流。
      
    【作者自注】
    ①荣叟:春秋时隐士荣启期,贫苦一生。晋陶潜《咏贫士》之三:“荣叟老带索,欣然方弹琴”。传说荣叟曾自言得三乐:为人,又为男子,又行年九十,事见《列子·天瑞》。后用为知足自乐之典。金章宗赐张建诗:“从今昼锦连峰下,三乐休夸荣启期”。
    ②柳洲:即柳宗元,字子厚(773~819),因谪为柳洲刺史,故后世称为柳柳洲,是唐宋八大家之一。
    ③鸡年:指丁酉年,即一九五七年。
     
    【评】
     直书感慨,足见满腔不平之气。“夜伴钟声”颇入诗道,有味可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