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注册 收藏
传授经验 练习书法 书法 部分荣誉 张老给病人治疗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关于张缙 > 针余诗草 >
    60年代诗草

     

    与冯万昌兄豪饮
    一九六零年
       
    举步摇摇不自持, 三年沦落叹支离。
    为寻乐境须开酒, 欲息心机莫问棋。
    素有闲情追栗里,何妨高卧效希夷
    垂帘不卷尘氛静, 寅夜披襟赋小诗。
     
    【注】
    ①栗里:地名在今江西省九江市南。晋·陶潜曾居于此。唐·白居易《访陶公旧宅》诗:“柴桑古村落,栗里旧山川”。  
    ②希夷:宋初,陈转号希夷先生,居华山,传说嗜睡。
    【后记】  
    1960年初秋一个周六,下班回家途中,经冯万昌家,他在门前等我,让我喝酒。我两人用小鱼辣椒酱拌土豆,喝了四斤白酒,这是我生平最惬意的一次豪饮。回家后,纳头便睡,酒醒时已深夜,披衣坐起,率成一律。万昌兄是当地苫房第一能手,也是我所尊重的一位老友。
     
    【评】
     酒浇块垒,棋诱心机,故一者“须”,一者“莫”。然欲求其超脱,终未能超脱,“寅夜披襟赋小诗”足见心潮难平。


    溪 边 闲 步
    一九六零年
     
    小溪吟望兴如何?
    闲步沙堤蹋绿莎。
    忽到柳桥桥下路,
    落花深处燕声多。
     
    【评】
    燕声草色,一派明媚春光。兴如何”?诗已作答。


    刁翎大风雪
    一九六零年于刁翎
     
    风雪弥天撼蔽庐,了无尘迹到庭除。
    情寄小酌三觥酒,志在诠评十卷书。
    世事真成翁失马,人言漫说子非鱼。
    要知万象皆机遇,莫把心旌付阙如。
     
    【后记】
    1954~1955年,在北京参加全国高等医学院校针灸师资训练班学习针灸时,我对《针灸大成》就饶有兴趣,因为这本书里有取之不尽的针灸学识。我在刁翎除劳动和看病之外,把时间多放到学习这部古典针灸文献上。就这样,我逐渐从学习《针灸大成》过渡到了作为一个研究的专题。我调回研究所之后,此题被纳入1963年国家医学科学研究规划36项(三)题,七本中医古藉的研究之中。就这样把我和《针灸大成》联系到了一起,1984年才有《针灸大成校释》的问世。
    “翁失马”指“塞翁失马”,言“祸福难分”(见《淮南子》)。“子非鱼”《庄子》有:“子非鱼,焉知鱼之乐”之句(见《庄子·秋水》)。1960年以后全国三年灾害经济困难,我适在刁翎,这个林口县边远的农村,虽也困难,人们也搞“瓜菜带”,吃糠饼子,甜菜渣子,但粮食的情况毕竟要好得多。作为医生,我义务帮人看病,因此帮助我的人,也自然不少。我幸运地躲过了这次灾荒。从哈尔滨和辽宁黑山来看我的亲友,也在刁翎吃上了几顿饱饭。因此有“翁失马”和“子非鱼”一联。


    春节在刁翎
    一九六一年
     
    小庐户牖向阳开, 天遣清幽与废才。
    入座花分香气至, 隔窗竹报好音来。
    方炉炭贮通红火, 浅盏茶尝碧绿杯。
    暂置针经书箧内,为寻妙句纸重裁。
     
     
    【注】
    ①针经:此指《针灸大成》。  
    【评】
    两联颇堪细品,“花分香气”、“竹报好音”写环境亦自况,与“废才”对举,益觉别有情趣。


    自留地丰收
    一九六一年秋于刁翎
     
    遁迹山村日月长,此身竟与市相忘。
    人经时患能安陋,谷际年灾更觉香。
    代食多烹山野菜,疗饥难觅海神方。
    今朝有幸能果腹,起对东风笑一场。
     
    【后记】
    在刁翎“改造”期间,遵照当时公社党委指示,种自留地以度荒。我所种的自留地喜获丰收,在全公社干部大会上还受到了表扬。1964年调回单位后,在四清会上,却遭一番“错走资本主义道路”之批判。
    【评】
     颔联写实景亦明哲理,绕有余味。结句更有余味。秋季本多西风,此处偏对东风发笑,真有心者也。其故避“西风”二字,抑故置“东风”二字?如系后者,则“东风”不亦惭愧乎?


    古 城 谪 居
    一九六二年二月
     
    古城一隅寄蜗庐, 地冻天寒雪塞途。
    仅可枕头从草草,差堪容膝自如如
    已无壮语悲今日, 空有青囊冀远图。
    静掩柴扉群动息, 谁知流人梦有无。
     
    【作者自注】
    ①仅可枕头从草草:睡在草栏之内,头枕一捆谷草。
    ②差堪容膝自如如:双腿插入轧碎的谷草之中,两腿活动颇为自如。
    【后记】
    在林口县刁翎公社改造期间,林口县卫生科长姜某,为人极左,以不准群众找我看病之由,将我由刁翎西街胜利大队调到东街永安大队。不料病人由胜利又撵到永安。姜某得知之后,又将我送到远离刁翎百里之外的古城大队二小队改造。小队队部在屯部的外边,此时已墙徒四壁,窗纸全无。土炕上只有一领破席,炕沿已不知去向。时值隆冬,寒风刺骨,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我只好睡在马棚的小草栏之内,头枕一捆谷草,双腿插入轧碎的谷草之中,盖一件破旧棉大衣以御寒,只身一人,几陷于绝境。所幸一个月后,林口县委按全省统一规定,将境内之右派集中于县城郊七星泡学习,我始脱此难。学习三个月后,调回哈尔滨原单位重新工作。
    【评】
    敝屋乱草,地冻天寒,不啻于林教头风雪山神庙的境况。万籁俱寂,人在草中,只身瑟瑟,读之令人心颤。“梦有无”?非但他人不知,恐自己也难晓。弦外之音,着实耐人寻味。好结句。


    离 刁 翎
    一九六二年五月
     
     一放刁翎四载长,
    断云幽梦事迷茫。
    诗增意气驱愁药,
    酒起豪情却懦方。
     漫把膏肓问仲景,
     休将祸福怨亡羊
    人生到处多相似,
    此地他年未易忘。
     
    【注】
    ①膏肓:中医学中人体部位的名称,膏指心下部分,肓指心脏和横隔膜之间。旧说膏与肓是药力达不到的地方。后来用:“病入膏肓”指病情非常严重,已没有办法医治。后人也用以指事态非常严重,已无再造之功。  
    ②亡羊:《列子·说符》:“杨子之邻人亡羊,既率其党,又请杨子之竖追之。杨子曰:‘嘻!亡一羊,何追之者众’?邻人曰:‘多岐路’。既反,问:‘获羊乎?’曰:‘亡之矣’曰:‘奚亡之’曰:‘歧路之中又有歧焉,吾不知所之,所以返也”。此喻言得与失均勿怨天尤人。
    【评
    愁以诗驱,懦赖酒却,见得未能脱俗,然“休将歧路问亡羊”,亦豁达语,如能做到,亦是一种境界。


    寄叶荣伯老大夫兼柬万珍
    一九六二年
     
    自阅翁书后,平添感慨多。
    七年疏问讯,五载愧蹉跎。
    往事春催梦,余途雨涨河。
    聆翁金石语,持剑日横磨
     
    【注】
    ①持剑句:谓努力不懈,力求进取。唐·贾岛《剑客》:“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
    【评】
    以诗代柬,结穴“感慨”二字。“七年”、“五载”用实笔,“往事”、“余途”用虚笔。结语感慨,然以决心出之,顿转振作。


    赵恩润大夫赠画
    一九六三年八月六日
     
    丹青渲染好河山,粉壁高悬日夜观。
    万里长空排朔雁,几株疏柳点晴川。
    晚霞影里归帆隐,古道桥头钓叟闲。
    水阔天高岚气远,情思袅袅逐炊烟。
     
    【评】
    全诗以“观”字贯穿。长空朔雁、晴川疏柳、晚霞归帆、桥头钓叟,尽所观也。直描画面,不言静谧闲适而静谧闲适自出。结句思逐炊烟,人已入画,人画浑然,了不可分,观之使然也。于是,画技之高超,亦已于言外见,而谢意也在其中。


    论 诗
    一九六三年元旦前夕
    为吟诗会而作
     
    岂谓吟诗本易图,情思凝铸几行书。
    剪裁妙句凭才气,拼凑浮言等唾壶。
    明眼能穿三层伪,真情可锻万钧炉。
    意深词畅谁能企,九搏苍龙得颔珠
     
    【注】
    ①颔珠:骊珠,骊龙颔下之珠。喻珍品。《庄子·列御寇》:“河上有家贫恃纬萧而食者,其子没于渊,得千金之珠。其父谓其子曰:‘取石来锻之!夫千金之珠,必在九重之渊而骊龙颔下,子能得珠者,必遭其睡也。使骊龙而寤,子尚奚微之有哉!’”
    【评】
    倡妙句,避浮言,明眼穿伪,真情格物,洵诗之要也。诗恃才气,然才气颇类颔珠,九搏骊龙乃得,积学而进,岂易图哉!


    春 催
    为元旦吟诗会而作
    (一九六三年十二月三十一日)
     
    春催彩笔百花开,句自毫端涌上来。
    无限情思抒不尽,东迎新日在楼台。
     
    【评】
    清新流畅,欢快愉悦,道尽诗情。“春催”、“新日”均扣元旦,复切时局,妙在双关。结语即景以托,似脱实粘,颇得王昌龄“缭乱边愁听不尽,高高秋月照长城”之法。


    元日夜和高仲山翁电话传诗
    步原韵
    一九六三年元旦之夜吟诗会上
     
    话筒传佳句,星空火树花。
    节迎千种乐,春到万人家。
     
    【作者自注】
    高翁仲山是著名中医学家,生前曾任黑龙江省卫生厅副厅长,兼黑龙江省祖国医药研究所所长。后任黑龙江中医学院教授、副院长。高翁式国是著名的中医文献理论家,曾任黑龙江省祖国医药研究所针灸经络研究室主任、主任中医师。二翁学识渊博,医名素著,均为余所敬仰之长者,余向以师礼待之。
    【评】
    与《春催》同一情趣。“节迎千种乐”,言传诗亦其一乐也,与“春到万人家”并抒情怀以颂时局。


    附原作
     
    春雷惊寐蛰,古树开新花。
    同心除病瘼,中西是一家。
     
     
    附高式国主任和诗
     
    我道沉潜久,今朝放彩花。
    中西齐努力,同为病人家。


    残秋回文和滕捷兄步原韵
    一九六三年
     
    纱窗透冷夜风寒,漠漫轻烟环曲栏。
    花笑人痴人笑蝶,鸦群过尽已秋残。
     
    【评】
    如能意新语工,亦不妨一作。
     
     
    附原作
    滕捷
     
    纱裙落叶舞风寒,漠漠云天江外栏。
    花泪含秋悲梦蝶,鸦群宿处远林残。


    五 常 寻 题
    一九六五年
     
    长铗归来只自嗟, 门庭如水静无哗。
    清操岂独陶元亮,高谊欣逢鲍叔牙
    常惧虎形翻类犬,谁知弓影竟成蛇
    何时梦得生花笔,秋水长天舞落霞。
     
    【注】
    ①陶元亮:陶渊明,字元亮(365~427),东晋诗人,曾为彭泽令,他“不为五斗米折腰”,是中国古代知识分子高风亮节的典型。
    ②鲍叔牙:为春秋时齐国大夫,以知人并笃于友谊称于世。后世常以“鲍叔”代称知己好友。唐·元稹《寄乐天》诗:“惟应鲍叔犹怜我,自保曾参不杀人”。
    ③“虎形类犬”:脱于“画虎不成反类犬”之成语,此喻事未成,反受其害。
    ④“谁知弓影竟成蛇”:此典系引伸自‘杯弓蛇影’。汉·应劭《风俗通》载:杜宣夏日赴饮,见杯中似有蛇,然不能不饮。酒后胸腹痛切,多方医治不愈。后得知壁上赤弩照于杯中,影如蛇,病即愈。
    ⑤“梦得生花笔”:脱于‘梦笔生花’。五代王仁裕《开元天宝遗事·梦笔头生花》:“李太白少时,梦所用之笔,头上生花,后天才瞻逸,名闻天下”,后则以‘梦笔生花’喻才情横溢,文思隽永。
    【评】
    门庭冷落,当自平安,而竟有疑弓影为蛇,虎形类犬之诬枉。陶元亮,自喻;鲍叔牙,寓友,但未知何人。
                       


    十 载 休 囚
    一九六七年
     
    十载休囚作浪人, 海天何处吊灵均
    抛开意外无凭事, 且惜将来有用身。
    斗酒难谋空酬酢,一针尚在莫酸辛。
    明朝来去由谁主, 我独无言看几春。
     
    【注】
    ①灵均:屈原字灵均,公元前约340~278年,战国楚人。我国最早的伟大诗人,官左徒、三闾大夫,遭谗去职后投汨罗江身亡。著有《离骚》、《九歌》等。
    ②斗酒难谋:出自苏轼《后赤壁赋》:“归而谋诸妇,妇曰我有斗酒,藏之久矣,以待子不时之需”。
    【评】
    以十年作囚,何处吊灵均作开篇,盖以屈原相埒。吊屈原,实乃吊己,此赋、比、兴之“比”也,继之以吊勉及慷慨,皆扣“囚”字。结句深沉,实为近二十年经验使然。


    松峰山即兴之一
    暮霭远眺
    一九六七年
     
    暮霭苍茫里,登临百仞巅。
    沉沉红日坠,隐隐碧山潜。
    星斗台中望,仙人洞底眠。
    云霞情义寡,褪暗半边天。
     
    【作者自注】
    松峰山位于阿城平山之北,省祖国医药研究所人参场在此。文革中我多次于此劳动。山有北极台、仙人洞等古迹。山上景色绝佳,俨然世外桃源。
    【评】
    起句“暮霭苍茫”,造出阴翳氛围,沉沉日坠、隐隐山潜,所以紧承也。星斗出、仙人眠,既暗且寂,渲染出死气沉沉之象。结句晚霞,不写其光辉,着眼褪暗,责以寡情,既将暮色写足,又不落窠臼。登高远眺,全局在望,动乱方兴未艾,适逢自己再次远谪山僻,无限忧愤,自然流于笔端。全诗从“眺”字生发,以“晚”字作结,章法井然,情味蕴藉,深得抒情之法。


    松峰山即兴之二
    古洞烟霞
     
    其 一
    林木参差翠霭横, 朝暾初上众山明。
    烟藏树杪多时在, 云罩山尖一望平。
    斤斧遥传空际响,晨钟迥出上方声
    此时若在仙人洞,一派松涛入耳清。
     
    其 二
    地近烟霞古洞天, 山中景物尽陶然。
    泥香雀啄锄前草, 风软牛耕雨后田。
    一瓮白云邀树饮, 千畦绿地枕春眠。
    窗前经日无人过, 时有山禽绕柳穿。
     
    【注】
    ①斤斧遥传空际响:是劳动时“砍杈子”之声,种人参时需选有杈的木杆,按一定尺寸砍成搭人参遮阴棚之立柱。
    ②晨钟迥出上方声:劳动现场山坡上方之屋内可传出报时之钟声。
    ③仙人洞:为松峰山一景,紧挨参场,在参场西北约百米许。
    【评】
    烟藏树梢,云罩山尖,一瓮白云千畦绿地,极写景物之清新,斤斧遥传晨钟迥出,鸟雀啄草,山禽绕柳,极写山间之静谧。是以清新为本诗的主旨。“云罩山尖一望平”、 “一瓮白云邀树饮”皆出新之佳句。


    松峰山即兴之三
    青山影里
     
    其 一
    青山影里启柴扉,
    无数山花弄晓辉。
    有限年华无限慨,
    流人不必自卑微。
     
    【评】
    感慨无限,而年华有限,勿使感慨空耗年华,此积极态度。前两句写景,后两句议论,细品之,似有“柳暗花明又一村”之味
     
     
     
    其 二
    茅庐萧洒枕山垠,
    斜插疏篱水绕门。
    才见云归岩穴晦,
    一轮明月破黄昏。
     
    【评】
    景物宁静、冲淡、有境界。尾联诲而即明,曲达一种信念,笔法婉转。


    松峰山即兴之四
    林径翠烟
     
    结庐青山中,
    林径深幽渺。
    柴门临水开,
    瞑烟赴林表。
    小溪淡云轻风生,
    长啸一声山月小。
     
    【评】
    清新淡荡,好一派心境。“长啸一声山月小”,佳句。


    松峰山即兴之五
    重九漫步
     
    雨霁松山万籁喑,胜如闹市乱纷纷。
    宁尝林莽三分静,不受尘嚣半点侵。
    黄菊多情花恬淡,青山有力气氤氲。
    遥天但得风云住,橘井提泉敢惜身
     
    【作者自按】
     1967年一年中,我被派去松峰山不少于十次之多。此时文革正闹得翻天覆地。我在亚沟劳动就觉得已远离宣嚣之地,而由亚沟去松峰山更有去世外桃源之感,真是何快如之。这里确像陶渊明所说“芳草鲜美,落英缤纷”。其景色之绝妙,实不足为外人道也。在这如画的美景中,呼吸大自然的新鲜空气,饱餐这无边的秀色,实人生难逢之佳遇,而“余何幸也”居然能十上松峰山。
     
    【注】
    ①橘井句:表达致力于医药事业,救死扶伤的决心。橘井:指医药事业。据晋·葛洪《神仙传》:桂阳人苏仙公成仙前,告其母,明年有疫,可取橘叶井水,以疗疾疫。好事者因传之。明年疫行,疗以橘叶井水,无不立愈。今湖南郴州苏仙岭下有橘井故址。
    【评】
    诗从“静”、“嚣”二字对照展开。重阳佳节,以黄菊青山为伴,万籁无声,静也;远处则闹市纷乱,风云搅扰,“嚣”也。静实写,嚣虚写,静为主,嚣为宾,静则过于凄清,嚣则失之纷乱,两相映衬,弥显动乱中之心境。结句虽直书心愿,却道出欲攻专业而不可得之状。“遥天”回应“闹市”,“敢”字暗接“有力”,结尾自然紧凑。


    闻岳坟已毁于文革中
    一九六七年
     
    其 一
    英雄青史载明文, 今日无端毁此坟。
    秦桧当朝谁得志, 高宗无道我怜君。
     
    其 二
    漫云长舌鼓风波,无此风波可奈何。
    且看儿孙千载后, 冢中枯骨也违科
     
    【注】
    ①长舌:喻多言、搬弄是非。此处指秦桧妻。清·钱彩《说岳全传》:秦桧妻王氏帮助秦桧设计陷害岳飞,缢杀岳飞父子于风波亭中。
    ②违科:犯法·《释名·释典艺》:“科,课也,课其不如法者。”
     
    【评】
    其一首联正写,尾联反写,由毁坟而及当年冤狱。三句一问,波澜顿起,意蕴殊多。四句似不答而暗答之:岳飞虽死于秦桧,而实死于高宗也;使高宗有道,秦桧焉得当朝?
    其二别出一说:设使岳飞不遭冤狱,将如之何?三、四以今事作答,意颇警醒。千年枯骨,仍是罪犯,挖坟掘墓,打倒批臭,岂可免风波之厄哉?所谓在劫难逃也。古今对写,适见辛辣尖刻!结句棹尾击题,拓而能收,驭文得法。


    书 怀
    一九六七年
     
    回首往事我陶然,已近尼山不惑年
    笔下豪情仍矫激,胸中宿志未阑珊
    不教短发常常落,怎显丰额日日宽。
    炼得心如天地阔,凭它眼角皱纹添。
     
    【注】
    ①尼山:山名,又名尼丘,在山东曲阜东南。相传叔梁纥与颜氏在尼山野合而生孔子,后以尼山代指孔子。不惑年:四十岁的别称。《论语·为政》:“子曰:‘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
    ②阑珊:衰落,将尽。唐·白居易《咏怀》:“白发满头归得也,诗情酒兴渐阑珊。”
    【评】
    于逆境中作豪语,胸襟见识可感。“不教短发常常落,怎显丰额日日宽”,佳句也,无可奈何中透出豁达,自然蕴藉。


    看 山
    一九六七年
     
    看山虽苦乃无忧,马架栖身得自由
    但使参园无盗警,清风朗月不多求。
     
    【注】
    ①看(kān)山:指看守人参场。
    ②马架:从山墙开门之简易房,东北农村称之为“马架”。
    【评】
    用“无忧”、“自由”写看山之逆境,反意正出,妙达对改造之不驯。尾联透出消息:参园无恙,别无所求,道出如履薄冰之态。


    赠内子玉润
    一九六七年
     
    颠危全赖尔扶持, 遭际平生只自知。
    吾舌虽存难说命, 此身尚健且吟诗。
    年华有寄承和缓,祸福无门任化机
    自古文章憎命达,清风半榻愧贤妻
     
    【注】
    ①和缓:医和、医缓、皆春秋时名医。
    ②化机:造化机缘,犹言命运。
    ③命达:命运通达、显贵。唐·杜甫《天末怀李白》:“文章憎命达,魑魅喜人过。”
    ④清风半榻:犹言两袖清风,指贫穷。榻:床。
    【评】
    通篇贯以“颠危”二字。中二联“说命”,言今昔更言未来,虚写;“吟诗”言现实,实写;“承和缓”言愿望,实写;“任化机”言未来,虚写。虚实递换,交叉错落,既述心曲,颠危亦巳写足。颠危如此,扶持之功乃见,衬托而出,毋庸正写矣。末联引杜甫句以自解。盖喜文者莫不颠危也,而于贤妻则深致愧疚。纲提网收,深得结法。


    对 酒
    一九六七年
     
    一樽聊复泻愁肠, 消长原同戏上场
    彼众纷纷夸得鹿,斯群悻悻怨亡羊
    魂追佛道皆虚幻, 梦跻王侯亦渺茫。
    造物弄人人不觉,倾杯不必问穹苍。
     
    【注】
    ①消长:衰落与发展,失败与胜利。
    ②得鹿:得天下,此指得到胜利,得到好处。《史记·淮阴侯列传》:“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于是高材疾足者先得焉。”
    ③亡羊:遗失的羊。此指受到损失,遭到失败。
    ④造物:造物者,大自然。此指命运。
    【评】
    消长如戏,即“乱纷纷你方唱罢我登场”之谓也,故莫之睬焉,且自饮酒而已。切题而入。颔联“得鹿”承“长”,“亡羊”承“消”,笔墨展开。得鹿者“夸”,亡羊者“怨”,一夸一怨,派战者嘴脸毕尽矣。颈联书感,一“虚幻”一“渺茫”,见得作者淡于名利,而旨却在指斥派战者也。末联故作淡语,反增情味。以“酒”收束,照应首联,结构紧凑。首联“愁”字,本不超脱,似自相矛盾。然作者亦人也,非神也。


    再 对 酒
    一九六七年
     
    得何足喜失何伤, 一醉昏然万虑忘。
    春雨方看花斗艳, 秋风旋见叶飞黄。
    梁间紫燕经营苦, 花际黄蜂采汲忙。
    记得坡仙诗最好,人间贫富两茫茫。
     
    【注】
    ①坡仙:宋朝诗人苏轼,字子瞻,号东坡居士,后人称之为“坡仙”。金·元好问《奚官牧马图息轩画》:“奚官有知应解笑,世无坡仙谁赏音?”
    【评】
    首联发何喜何伤之论,点明题旨,突兀。颔联流水,以“方”、“旋”二字道出繁华如幻之意。颈联分写“紫燕”、“黄蜂”,“苦”、“忙”二字,透出“无为”观。结句引东坡语,初观似脱,然实即首联“一醉”之意,暗应法也。全诗虽有老庄情趣,亦具禅心,然词锋所指,显系苦争名利之派战者。隐括时事,如此屈曲便好。


    月 夜
    一九六八年
     
    残灯暗淡守梆更,默倚门旁百感生。
    犬伴孤身眠野甸,影随囚汉困南平。
    自知斗室方容膝,且喜荒村可匿形。
    如此凉风如此夜,何妨入梦觅山灵
     
    【作者自注】
    南平:哈尔滨城郊阿城市亚沟镇之自然屯,省祖国医药研究所之药场在此。
    斗室:指文革中之反省室。我去南平药场不久又被揪回哈尔滨关入反省室,达一年。
    【注】
    ①山灵:山神。汉·班固《东都赋》:“山灵获野,属御方神。”
    【评】
    首联以“更”字领起,全诗紧切“月夜”,写足“百感”。中两联承转有序,属对工稳。末句以“何妨入梦”作结,收得住,括得起。对“斗室”、“荒村”,着一“喜”字,且欲觅山灵而共语,即作豁达,复见无奈,读来不免酸楚,苦辣之味,尽含其中。可谓谙知诗法者。


    赠 内 子
    一九六八年
     
    十四年来共苦辛, 无辜遭累倍伤神。
    一肩大任唯挨斗, 两胁宏囊只剩贫。
    得失莫嗟成往事, 贤愚可论是斯身。
    他年幸得珠还浦,梁孟依然惬意人
     
    【作者自注】
    我在反省室关押中,全家又下放。玉润携子女去明水县崇德公社,老母居于妹家,弟在农场插队,一家人瞬间又星散矣。临别不许我到家一见老母,仅允玉润到反省室见我一次。文革中停薪,每月仅发二十元生活费。
    【注】
    ①珠还浦:比喻人去复返。《后汉书·孟尝传》:合浦与交趾毗邻,海产珠宝,人民采之换粮。前任宰守贪秽,穷极搜刮,珠遂移入交趾境,人物无资,贫者饿死于道。孟尝到任后,关心民瘼,革除敝政,不到一年,珠又还合浦,于是百姓返业,商货流通,称为神明。
    ②梁孟:比喻夫妻敬重,生活和美。《后汉书·梁鸿传》:梁鸿与妻孟光互敬互爱,孟光每进食,于梁鸿前不仰视,举案齐眉。
    【评】
    以“遭累”概十四年起首,挈领提举之法也。颔颈二联一传叙事一议论,承转得法,收起伏之效。落句就题收束,虽系情语,然如“天便教人,霎时相见何妨”,不着景语,亦何病之有哉!


    斗 室 反 思
    一九六八年
     
    心源安静少猜疑, 否泰由他不问蓍
    苏季再归人共仰,张郎纵遇命难期
    漫言铁树无花日,谁信铜山有尽时
    莫看眼前方寸地, 十年之后事谁知。
     
    【注】
     ①否泰:《易经》卦名,天地为否(pǐ),地天为泰。旧时于命运之好坏,事情之顺逆,皆称“否泰”。问蓍(shī):占卜。《易经》以蓍草布卦预卜吉凶,故称占卜为问蓍。
    ②苏季:苏秦,字季子,故称苏季。战国时纵横家,曾任六国之相,联合六国抗秦。此前曾落魄归家,“妻不下,嫂不为炊,父母不与言。”
    ③张郎:作者自称。
    ④铁树无花:铁树不能开花,故以铁树开花喻事无成功之望。《碧言四十则》:“垂示休去歇去,铁树开花。”
    ⑤铜山:产铜之山,指财富。《汉书·邓通传》:文帝“於是赐通蜀严道铜山,得自铸钱。”
    【评】
    通篇议论,然仍有余味可寻,尚未失之直露。苏季再归,自信也,张郎纵遇,设使也,“铁树无花”,以“漫言”否定之,“铜山有尽”,以“谁信”反诘之,笔法多变,尽带情韵而行,绝非伧父面目。尾联说莫看眼前,再观十载,果然作者目光深邃,十年后四人帮倒,邓小平出,妖氛尽扫,神州大地又见朗日清风。
    身居“斗室”,放眼十年,讦斥时局,言外可感。


    感 怀
    一九六九年
     
    几处花圈痛哭频, 几家摆宴贺官身。
    乌纱未破身先朽, 社稷方成骨化尘。
    偏有轩车载鸣鹤,定无雷雨济枯鳞
    大千世界诚如许, 谁是长生久贵人。
     
    【作者自注】
    文革中有许多干部和知识分子被逼自杀,有许多人平步青云,官升极品。
    【注】
    ①轩车载鹤:让鹤坐上豪华车,比喻小人得志,尸位素餐。《左传·闵公二年》:“冬十二月,狄人伐卫。卫懿公好鹤,鹤有乘轩者。将战,国人受甲者皆曰:‘使鹤,鹤实有禄位,余焉能战?’”轩,大夫所乘之车。
    ②枯鳞:枯鱼,即涸辙鲋鱼。《庄子·外物》:“鲋鱼忿然作色曰:‘吾失我常与,我无所处。吾得斗升之水然活耳,君乃言此,曾不如早索我于枯鱼之肆!’”
    【评】
    颈联以“鹤乘轩”、“鲋涸辙”喻世,生动警策。


    咏“牛鬼蛇神”
    一九六九年
     
    古今难得是人身,
    得到人身众所珍。
    世道如今靡不有,
    人成牛鬼鬼成神。
     
    后记
     作为“牛鬼蛇神”我于1968年被揪入省祖国医药研究所“牛棚”内。蹲“牛棚”达一年之久,大小批斗会达百次之多。此时工薪已停,只发20元生活费,七口之家,生计极难。因无钱购绒裤以御寒,只得补破衬裤以充之。不意被造反派中之反省室看管人员孙某诬我为补“变天账”裤子,说“一个补丁是一个外国国旗”,说我每缝一针,是记一次“仇恨”。在反省室时家里送来用纸制牙膏盒缠的一板线和别的一根针,反省室看管人员孙某又发现牙膏盒上印有“发展经济,保证供给”的毛主席语录,说我在主席语录上插针,是发泻阶级仇恨,以此“两罪”,把我打成“现行反革命”。在“牛棚”中每日三餐,两次劳动,批斗,学习,都要请罪。一般每天请罪不少于十遍。请罪时,反省人员一行排列或排成两三行,弯腰九十度,递次口述反省室看管人员认可之“请罪词”。谁请完了罪,谁方可直起腰来,但头仍需低下。我一入反省室是以“右派分子”为名请罪,后来叫我改为“大右派”。在反省室被打成“现行反革命”之后,我的请罪词是:×××我向您老人家请罪。我是大右派分子,现行反革命分子张缙,在反省室内我在印有毛主席语录的牙膏盒上缠线插针,我还补了一条‘变天账’裤子,犯下了现行反革命罪行,我向你老人家请罪”。这是一幕令人涕笑皆非的闹剧,这也是一场“四人帮”造神运动的悲剧。这场闹剧中,批斗者和被批斗者,都是演员。而策划者和导演们才是原凶。这场悲剧几乎毁了国家,毁了党,毁了整整三代人。所幸邓小平同志,力挽狂澜,重整河山,救人民于水火之中,措国家于衽席之上。中国人民又在以邓小平、江泽民为首的两代党中央的领导下,苦干了二十年,才有了光辉灿烂的今天。我出“牛棚”后有此作。
    【评】
    通篇以议论着笔,两联对比,表达情感,直抒胸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