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注册 收藏
传授经验 练习书法 书法 部分荣誉 张老给病人治疗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关于张缙 > 针余诗草 >
    2000年以后诗草

     

    读满汝毅
    《宁古塔流人》有感
    二000年
     
    灯影昏昏月影弓, 独移矮榻坐书丛。
    闲翻古籍情偏盛, 细考新编意暗通
    佳作每从流人得, 好诗多在布衣中。
    由来材大难为用,掩卷何需叹遇穹。
     
    【注】
    ①细品新编:指满汝毅2000年出版之历史小说《宁古塔流人》。
    ②唐·杜甫《古柏行》:“志士幽人莫怨嗟,古来材大难为用”。
    【后记】
    《金缕曲》是清初顾贞观写给因科举冤狱而流放宁古塔的江南才子吴兆骞的两首词,满汝毅在《宁古塔流人》里着意渲染了《金缕曲》。这两首词感人至深,催人泪下。这是顾贞观以词代信的绝作。顾贞观的《金缕曲》是我在童年时背过的,我历经1957年以来的多次坎坷后,再读此词,真感到“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细品这种“别样滋味”之后,有此作。


    咏白梅(集词牌名共八调)
    二000年
     
    ‘月上瓜州’ ‘玉漏迟’,
    ‘梅稍雪’色‘忆仙姿’。
    ‘春早湖山’ ‘垂阳碧’,
    ‘哨遍’ ‘东风第一枝’。
     
    【评】
    此为文字游戏,然很贴切梅花。


    咏红梅(集词牌名共八调)
    二000年
     
    ‘萧萧雨’后‘柳稍青’,
    ‘摘得新’枝‘一捻红’。
    明‘月照庭’ ‘云雾敛’
    ‘满庭花’草‘醉东风’。
     
    【评】
    文字游戏,切题入律,实属不易。


    咏八宝梅
    (集词牌名共九调)
    二000年
     
    ‘惜余春慢’‘杏园芳’,
    ‘春霁’‘眉妩’‘八宝妆’。
    ‘鹦鹉曲’终‘春去也’,
    ‘骊歌一叠’‘意难忘’。
     
    【后记】
    我素来喜欢这种谐体古典文学作品,幼时我自己订了一个小本子,我还给他题了一个《芸窗杂选》的名字,“芸窗”本意是书斋,可是那时我是十几岁的孩子,只知道这“芸窗”和读书有关,“芸窗相守,奋志读书”,别的什么我哪里知道。在这个笔记上我第一个就是记的明·解缙的“春雨贵如油,下得满街流,滑倒解学士,笑煞一群牛”。我还抄下来胡大川的十五首幻想诗和黑山县杜津林的五首打油诗。尤洞的贫病诗,唐寅的花月诗,我都前后一一抄到这本“芸窗杂选”上。我后来在沈阳买到一本《古今滑稽文选》,我爱爱逾拱璧,至今仍珍藏在手中。受此影响我也常有此类之习作,在我早年日记上就常有这类文笔,我在26后方医院兼工会文娱委员,组织一次周末舞会,我信手在小黑板上写了个通知:“今天是礼拜六,操办个伴舞会,地方是在山南,茯理员宿舍内,六点半开始跳,去晚了不太对,礼拜天不上班,不妨都晚点睡。(抄自1953年6月12日礼拜六日记)。我在佳木斯32后方医院,一天雪后上班,地冻路滑,我跌倒一跤,同行的护士大夫们,看到我跌后的狼狈相都哈哈大笑,我突然想起解缙的“春雨”,我到医院后在办公室写通知的黑板上写了:“春雪贵如酒,下得满街有,摔倒张大夫,笑坏一群狗。”1962年5月,在林口七星泡集训学习期间,学习班开晚会要筹组节目,我用几百个电影名编成了一个相声段子——新婚夫妻。是因为我看到七星泡图书室里的一捆电影杂志,那里面都是电影名。写这三首咏梅则是因为我在1999年买到一本李斯魁编著的《实用诗词曲格律词典》。我读了这本书的目录,看到了不少贴切梅花的词牌,这就引起了我的集词牌名以咏梅的想法。这三首小诗,就是这么来的。


    七 十 自 述
    二000年十月一日(农历九月初四)
     
    其 一
    四十年来苦探求, 穷通不囿稻梁谋。
    丹心只为酬宏业, 绝技焉能付水流
    派右廿年空役役, 研科载未休休。
    新开北药成彪赫,黑水白山发浩讴。
     
    其 二
    二十年来帽压头, 谪迁批斗做俘囚。
    干戈满目三千里, 风雨飘摇一叶舟。
    帮拜王候原是假, 派封牛鬼本非仇。
    心雄不作黄昏叹, 慢咏低吟兴未休。
     
     
    其 三
    五十年来志已酬, 银针频舞未稍休。
    根深何惧狂风撼, 叶茂能搪夜雨稠。
    一世浮云心底过, 半窗明月眼中收。
    小斋幽静闲濡墨, 松水丹枫绘晚秋。
     
    【注】
    ①作者是1930年(民国19年)农历九月初四生,二000年为70周岁。千喜年10月1日国庆佳节恰值农历庚辰年九月初四。作者1951年毕业于沈阳中国医科大学,至二000年正好半个世纪,从医五十年。
    ②绝技焉能付水流:指针刺手法无法传授下去而焦急。
    ③新开北药成彪赫:辉煌显赫之业绩叫彪赫。明·张居正《送谷南先生赴留都考功序》:“以赞彪赫奇伟之绩,且将急需乎君,君且挺身先矣”。作者于1956年开始从事中医药研究工作,先后参加过满山红的研究,组织和领导过刺五加、青龙衣、双黄连粉针和冷冻双黄连粉针的研究。为振兴黑龙江的经济他和朱有昌研究员于1986年6月向黑龙江省省委、省政府提出《北药开发建议书》。 “北药”和“北药产业”新概念。都是作者的创意。意为黑龙江省创立除煤、粮、木、油之外的第五个资源经济支柱产业。为此省政府成立了黑龙江省北药开发领导小组和领导小组办公室(设在省中医管理局)。作者任领导小组成成员兼办公室副主任。他在做省七届人大常委时也曾为“北药”多方奔走,多次呼吁。1999年12月省委、省政府再次提出把北药开发作为黑龙江省支柱产业,现在北药这个名牌产业,已在龙江大地深入人心,并响彻全国。
    【评】
    三首诗是人生道路之回顾,一首为业绩,二首为遭遇,三首为感悟,虽间有碰撞,然亦疆界清晰。七十为古稀,括结以自寿,似能画上句号。然达人长寿,“生命不息,战斗不止”,八十尚且勤勉探索研究,为国家起草毫针针灸技术规范,岂可轻着句号?


    友人题诗
    喜读《针余诗草》
    满汝毅
     
    银针十万笔一支,上马郎中下马诗。
    笔酣墨饱风生纸,妙句疗心是大医。
     
    【按】
    满汝毅为我省之名诗人,黑龙江人民广播电台高级编辑,乃余之好友。著有诗集《黑龙江之歌》、《太阳岛情思》及长篇小说《宁古塔流人》和《辽金元三国演义》等。


    张缙同志诗作问世
    余以诗贺之
    臧郁文
     
    国风雅颂号为诗,屈子离骚少人知。
    言志以诗歌言永,问天把酒意于斯。
     
    【按】
     臧郁文教授为中国针灸学会常务理事,山东针灸学会会长,山东省针灸科学研究所所长,乃余之好友。


    读张缙同志
    《针余诗草》因赋
    王卜雄
     
    其 一
    只为胸中块垒多,金针度罢复长哦。
    右冠张子四愁赋,左袒梁生五噫歌。
    几次朔风寒齿骨,一时春雨布阳和。
    沧桑历尽青山在,拭却浮尘见太阿。
     
    其 二
    医道鸣时高格诗,频教四座惊宏辞。
    三分艾灼七年药,一砭雄胜十万师。
    诊脉能呼肺腑语,度针巧如绾春丝。
    共看北国异军起,高执医坛盟主旗。
     
    【按】
    王卜雄为上海中医学院针灸系教授,现在美国工作,乃余之好友。诗中所言“四愁”为东汉张衡所作之“四愁诗”。张衡出为河间相,不得志作四愁诗以寄托忧思,诗为七言骚体,共四首。“五噫歌”为东汉梁鸿所作。诗五句,每句末都有一噫字。宋陆放翁《秋思》:“平生许国今何有,且拟梁鸿赋五噫。”


    读《针余诗草》后
    陈景河
     
    其 一
    一读华章韵味长,嚼来字字有余香。
    婆心济世凭三指,妙手回春志四方。
    从古医家多墨宝,至今学者擅文章。
    识君苦恨时光短,老去朱颜空索肠。
    其 二
    二读华章意又长,行间格调墨痕香。
    岐黄仁术得一贯,马列真经传万方。
    浩气混元塞宇宙,雄心不泯写文章。
    芳名后世先鞭著,惜我空空枉断肠。
    其 三
    三读华章日月长,吟来诗骨气含香。
    风霜雨露皆佳句,啼笑悲歌品自方。
    为使杏林添秀色,故教桔井赋华章。
    一生丝尽春蚕老,不愧人民养谷肠。
    其 四
    续读华章梦永长,朦胧口角暗留香。
    诗情不亚针情好,得懋养成品懋方。
    宿愿克遂三立志,致知无为一服章。
    公能胜我才一斗,我却输公锦绣肠。
     
    【按】
    陈景河老为黑龙江省德高望重之名老中医,齐齐哈尔市中医医院主任中医师。为余所敬仰之中医前辈耆宿。


    满 江 红
    敬描张缙先生
    王昌恩 2003年6月14日
     
    丰额疏发,雄心壮、志远千里。
    奋求索,冲飙激浪,矢志不移。
    廿年蒙冤未沉落,
    半世攀援终造极。
    春报也,桃李通达途,众望归!
    北药业,彪赫绩;
    杏林率,黉门师。
    医教研、文墨更怀绝技。
    琴瑟琶琶任拨弹,
    高山流水多相识
    逢盛世,古稀正华年,比骏骐。
     
    【作者自注】
    ①岳飞句“欲将心事付 瑶琴,知音少,弦断有谁听?”反其意而用之。  
    【按】
     王昌恩教授为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会委员会生命科学部中医中药学与药物药理学科(九处)处长。为余之好友。


    戏咏《医相诗》赠张缙
    孟 烈
     
    良医良相两无殊, 医国医民皆壮图。
    长治久安凭策划, 消灾免患赖谋出。
    恩沾万户言非假, 造福一方话岂浮?
    才能济世人当羡, 术可安民愿已足。
    威严笔下操生死, 何须虎帐握兵符,
    郎中虽比中郎逊,别有荣御称大夫
     
    【作者自注】
     郎中属员外级, 就是分掌各司事务,其职位仅次于尚书、侍郎、丞相的高级官员。郎中本是官名,即帝王侍从官的通称。战国始有,秦汉治置。后世遂以侍郎、郎中、员外郎为各部要职。郎中作为医生的称呼始自宋代。
    ②大夫:大夫为古代文职高官,秦汉时御史大夫位列三公,居九卿之上。至明清时乃废,但仍为高级文官的敬称。今北方仍沿称医生为大夫。


    赠张缙兄
    孟 烈
     
    经络激发证感传,没说立论著先鞭。
    小技精习完善易,大略攻关突破难。
    循旧只堪附骥尾,创新方可盖群冠。
    肥水小谈惊四座,足使医林另眼看。
     
    【按】
    循经感传研究是一项经络理论研究,他花费了我半生的心血。好友们对此也自然关注。孟烈这首七律就是一证。首联用激发感传来论证经络的存在。依次来“设说立论”。并认为我们的研究,已先著祖生(逖)之鞭。不仅说的生动警策,而且视角极高。祖生一典用得精当准确。颔联的“大略攻关”是全篇的诗眼,点明了研究的性质及其价值。对句用了“小技精习”也对得很巧。用“小技精习易”来陡显“大略攻关难”。这难、易两句,算得上是精品。颈联的“创新”、“盖群冠”更是一语中的,既是对研究的厚望,又是对研究的评估。结尾的“小谈惊四座”,自然会引出“医林另眼看”。收束整齐得体。
     


    读《针余诗草》赠张缙先生
    辽宁黑山 白信光
     
    人生滋味写淋漓,碧纸留痕点点奇。
    手掌灵针思病土,心藏幽韵试愁诗。
    紫鹃伤国春啼早,红杏囚墙花探迟。
    赤子情怀无恨悔,与天重奕未完棋。


    谢张缙先生惠诗
    辽宁黑山 白信光
     
    思峰意谷立诗标,云鹤蓬鴳慕难朝。
    一代神针尊国手,千篇清韵爽空霄。
    医文并教师恩重,桃李同开花调骄。
    三径思怀伤客远,黑山黑水路迢迢。


    读《针余诗草》
    辽宁黑山 张喜光
     
    拜读诗文心意澜,仰观警语慕先贤。
    华佗在世驱顽竖,子建高才碧血篇。
    风雨寒蝉八百里,悲歌涕笑五十年。
    钦情欲踏程门雪,无奈路遥塞北天。


    读《针余诗草》
    辽宁黑山 郭振海
     
    默捧华章夜欲阑,魂飞塞北掠云烟。
    赤诚学子三千里,悲喜光阴五十年。
    针入膏肓驱疾竖,毫挥血泪荐苍天。
     凝眸东白思庚午①,旭日临窗色正妍。
     
    【注】
    ①:卷记庚午年庆滨赴日留学。时近十载,想早已稚凤清鸣,光扬父业矣。


    赠张缙同乡
    辽宁黑山 高允贵
     
    其 一
    镇日难抛一卷书,
    神龙风彩总模糊。
    金尊斟满家山水,
    未识他乡归也无。
     
    其 二
    何日相逢一咏怀,
    夺袍笑貌费疑猜。
    山灵记取叮咛语,
    翘楚还乡路让开。


    读《针余诗草》赠作者
    辽宁黑山 高允贵
     
    雪映鸡窗一卷殊,任凭玉兔换金乌。
    当年风雨抛闲泪,老境烟霞赏令图。
    亚圣名言垂苦训,青囊古术启迷途。
    情牵今日国医傅,驴背新吟更有无。
     


    喜读《针余诗草》赠缙弟
    徐运涛
     
    缙弟宏图大,
    前程美如画。
    银针功底深,
    桃李遍天下。
    业内称奇才,
    绝技传欧亚。
     
    【按】
    徐运涛是哈尔滨市第二医院内科主任医师,现已离休,我们是中国医大同学,而且在一个三人小组内。我有生之六十年中有二十年是在逆境之下度过的,期间多赖涛兄之援手。此同窗之谊真如手足之情。


    读《针余诗草》赠张缙方家
    白信光
     
    (一)
    人生百味一书调, 伸曲行藏身自娇。
    蓄图研针攻腠理, 劳塲琢韻立诗标。
    医文并驾云腾岫, 桃李同开花泛潮。
    旧雨新知思念苦, 忧心游鹤晚归辽。
     
    (二)
    魂牵往事几人知, 鸿爪泥痕点点奇。
     残烛曾明杨氏诀,薄汤也酿杜翁诗
    云低压境鹃啼久, 春冷回墙杏探迟。
    回首陶然无限悔, 约天重奕未完棋。
     
     
    【作者自注】
    ①杨氏诀指明·杨继洲之《针灸大成》,为一部著名的针灸古籍。张缙先生以二十年的功力进行校释,获国家级科研成果奖。
    ②“薄汤也酿杜翁诗”,指张缙先生“反右”和文革中两次下放,生活在极度艰辛中,还能写出许多佳作。
     


    谢张缙先生惠诗
    白信光
     
    思峰意谷动灵潮,云鹤蓬鹄慕难朝。
    一代神针尊国手,千篇清韵爽空宵。
    杏林绛帐师恩重,艺苑春风花调骄。
    三径思怀伤客远,黑山黑水路迢迢。
     
    【按】
    作者白信光,字乐亭,军队离休干部,曾参加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为中华诗词学会会员,辽宁省诗词学会会员,黑山县诗词学会名誉会长。著有《乐亭诗存》,《白信光诗词选》。


    读《针余诗草》
    郭振海
     
    默捧华章夜欲阑,魂飞塞北掠云烟。
    赤诚学子三千里,悲喜光阴五十年。
    针入膏肓驱疾竖,毫挥血泪荐苍天。
    凝眸东白思庚午,旭日临窗色正妍。
     
    【作者自注】
    作者郭振海,为黑山中学高级教师,历任“夕阳红诗社”,“老令诗社”社长,诗刊《荷乡诗韵》副主编,《黑山诗词》主编。现为黑山县诗词学会顾问。


    读《针余诗草》
    张喜光
     
    拜读诗文心意澜,仰望警语慕先贤。
    华佗在世驱顽竖,子建高才碧血篇。
    风雨寒蝉八百里,悲歌涕笑五十年。
    钦情欲踏程门雪,怎奈路遥塞北天。
     
    【按】
    作者张喜光,辽宁黑山人,辽宁省诗词学会会员。曾任黑山县诗词学会秘书长,副会长,顾问,夕阳红诗社社长,著有《颐年诗草》。


    读《针余诗草》赠张缙
    高允贵
     
    雪映鸡窗一卷殊,情牵乡友意模糊。
    何堪片语生文狱, 端赖青囊起令图
    亚圣名言衔苦涩, 杏林响誉慰高孤。
    春前欲向国医傳, 驴背新吟更有无。
     
     
    再赠张缙
    高允贵
     
    (一)
    濡染心声一卷书,神龙风采久模糊。
    金樽斟满家乡水,未识他乡归也无。
     
    (二)
    何日相逢一释怀,御杯笑貌弗疑猜。
    山灵记收叮咛语,翘楚还乡让路开。
     
    【作者自注】
    ①鸡窗:鸡窗指书斋。唐·罗隐《题袁溪张逸人所居》诗“鸡窗夜静开书卷,鱼槛春深展钓丝。”清·孙道乾《小螺庵病榻忆语》:“还期他日鸡窗映雪,早做和羹。”
    ②令图:善谋,远大的谋略。唐·韩愈《顺宗实录五》“人伦之本,五化之先。爰举令图,先兹内补。”
    ③御杯:口含酒杯,多指饮酒唐·李白《广陵赠别》诗“系马垂杨下,衔杯大道间。”
    【按】
    作者高允贵,辽宁黑山人,笔名牧云客,黑山中学高级教师,中华诗词学会会员,著有《牧云斋诗词》一卷。
     
     
     
     
     
    读张缙教授《针余诗草》感赋
    李树新
     
    诗传妙谛见真功,更慕夕霞火样红。
    九转春回臻化境,一酬志展翥苍穹。
    茫茫学海胸怀内,煦煦德辉禹句中。
    何幸我乡生巨子,山山水水尽沾荣。
     
    【按】
    作者李树新,辽宁黑山县人,早年为中学教师,后从政,自幼酷爱诗词,著有格律诗300多首。


    传艺颂并序
     
    针灸大师张缙教授幼聪少慧,而有志于学,及长习医睹针术蒙尘,誓穷究针技,后果有所获,终令绝艺重光。师更持术而不自秘,悉心传授,无分中外,恩披万族,惠泽后来。
     
    苦 研 针 术,绝 技 重 光。
    亲 传 奇 艺,惠 泽 万 邦。


    敬谢张缙教授悉心传授
    高级针刺手法
     
    针道蒙尘数百年,
    悬系绩命难中传。
    穷研医典临床证,
    绝艺重光活万千。


    敬谢张缙教授惠赠“针余诗草”喜读张缙老师《针余诗草》
    有感两首
    万成 二00二年十二月一日
     
    其 一
    人生荣辱一瞬间,
    鸿志终成喜万般。
    天命来前雾蒙日,
    五旬过后日中天。
    三番困境尝苦胆,
    十米书屋梦甘泉。
    敬贺吾师大功就,
    壮心不已再扬帆。
     
     
    【注】
    ①人生荣辱:指人间五味,师尽尝之。
    ②鸿志:师曾诗曰:“愿放操刀手,奋力舞银针”理想实现,今已成为当代著名针刺手法名家。
    ③天命:五十岁
    ④五旬:五十岁
    ⑤三番困境:师曾经流亡,右派,文革三遭遇。
    ⑥1984年分得新房宣威街18号,曾设一室为书房。
    ⑦功成名就,成果累累,喜事频传。
    ⑧又承接国家课题,交完成针刺手法规范化,以益今,以示后。
     
    其 二
     《针余诗草》意何高,
    前世流传日月昭。
    李杜千年授学子,
    无穷韵味使天骄。


    送张缙大师回国留念
    加拿大 矫海涛(2003年1月1日)
     
    圣诞灯花谢北风,
    仙然瑞雪降加东。
    教针授法传国宝,
    赠我诗文百惑通。


    贺恩师张缙教授
    七十又八华诞
    谈太鹏 2008年农历九月初四
     
    贺我师尊,得享寿考。
    昭昭大功,云天可表。
    磐磐奇才,针坛大纛。
    创始祖研,厥功匪小。
    厘正针技,国之先导。
    口授心传,绝技为宝。
    弟子衔德,师恩长好。
    愿我师尊,永享寿考。
                              
                                   
               


    注评后记
     
    张缙先生,幼好诗文,长而从医焉。数十年矻矻孜孜,遂成针灸大家。文而后医,医理易达,医而兼文,文采弥丽。先生之于医与文,洵相得益彰矣。厥于针余之暇,每乘清兴,击节而吟,日月有积,遂成卷帙,乃题曰《针余诗草》云。是以先生非唯名医也,亦诗人也。
    余与先生相识于八十年代末,时虽迟晏,然一见如故人,盖人缘得助于诗缘也。今先生之集既拟付梓,乃以注评见托,虽自知荑稗,不敢任领,然碍于交友之道,终未能婉辞。古云“知不能论,辨不能解”,则无以评文,况余乃不知不辨者乎!率尔掉磬,偏妄自不可免,方家哂媸*,只可厚颜处之耳。
    余观先生诗,总以八字概之。一曰迹实。先生所咏,自少年以还,皆所亲历,无一虚构,与以情设景、因句拟事者异。读先生诗,足可谙先生生平。前人有云:“少陵为诗,不啻少陵自为年谱”,先生诗亦然。二曰情真。先生涉世,六十余年,悲欢离合,风云雨露,咸于诗中见。其喜怒哀乐,无不直抒胸臆,无半点矫柔造作之情,无一丝无病呻吟之态,良可贵也。《庄子》曰:“强哭虽悲不哀,强怒虽威不严,强亲虽笑不和”,此传话筒、应声虫之属,与先生则不相及也。苏轼赞孟郊“诗从肺腑出”,盖情真始能感人,先生诗亦足可当之。三曰品高。诗品如人品,诗之品格即诗人之品格。尊朋励友,敬妻勉子,创业修身,伐善斥恶,充溢字里行间。其于流落北平,则郁郁然;于十年动乱,则忿忿然;于科学之春天,则欣欣然;颂而不谀,愤而有以,绝非《谈艺录》所谓“媚夫悻士”所能为。且其忧其喜,皆发于当时,较之事后诸葛,正不可同日而语。此皆高尚之人品也。四曰语工。先生之诗,声韵属对,洵称里手,而尤以佳句见长,迸珠*玉,令人赞赏不已。“武士道衰皇运毁,大和魂蹇霸图淹”,直是妙语天成;“书味难从疑处解,世情多向苦中寻”,饮含人生体验与哲理;“别来红豆春难撷,去后天心月不圆”,充满缠绵悱恻之情;“不教短发常常落,怎显丰额日日宽”,于无可奈何中透出豁达;“红卫兵前频拨弄,老人家处巧逢迎”,一“频”一“巧”,白骨妖态,跃然纸上,入木三分。佳句亦警句,得之绝非朝夕之功。先生论诗有云:“九搏苍龙得颔珠”,九搏乃得,岂易事哉!
    “君子之文其德全,文人之文其思全”。先生究为杏林耆宿,实不尝业文,故先生诗实“君子之文”焉,审其思则轻以约可以。然集中之锦章佳句,金玉有声,芝兰溢馥,虽执文者或莫可轻举。以此刊行,亦足以酬当世而贻后人;诗坛添此,庶亦一佳事也。
    注评凡例,计下列五则。
    一、生词典故,在所必注,间注读音。一般注而不释。典故原文较长者,则述其梗概而不照引,亦不加引号。
    二、随遇随注,不避重复,以省读者翻检之劳。
    三、每句中两个以上词语须注者,只在句后标一个注号,文中按序注出。为省标号之繁故也,读者自可核而对之。
    四、评语取点评形式,以其灵便易为,可繁可简也。
    五、所评侧重技法,故不做诠释。然每首必评,亦偶有无话可说之难,故题外话,借题发挥者间或有之。
    至若辨声则入字无误,用韵则仅依北曲,宽严圭臬,悉从作者之便,未著一字之臧否也。
    丁丑盛夏张呈文谨识于海林何陋室。


    《针馀诗草》出版
     
    由张缙著,张呈文注评的《针馀诗草》已由黑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张缙先生现任黑龙江省中医研究院主任医师,研究员,黑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是著名的中医专家和针炙专家。该书共收录张缙先生从1946年至1997年40年间创作的近体诗160馀首。
    作者在从医之馀,以诗名志,以诗抒情,心在针尖上凝聚,情在笔尖上流淌。《诗草》中有感怀,有记事,有咏物,有纪游,有赠酬,亦有交友和悼亡,四十年的人生经历尽在其中。正如作者自题所云:“笔触针锋信有缘,涂鸦驱竖两相连。针馀检点沧桑事,涕笑悲歌四十年。”满汝毅先生读完《诗草》写到:“银针十万笔一支,上马郎中下马诗。笔酣墨饱风生纸,妙句疗心是大医。”二诗一自喻,一赞词,角度不同,均十分中肯。至于对诗草的评价,注评者张呈文先生在《后记》中概况指出:先生诗以八字概之,一曰迹实,二曰真情,三曰品高,四曰语工,粗翻《诗草》,愈信斯言,不必蛇足。
    《诗草》有注有评,注评结合,为当今出版的旧体诗词集所少见。注评者张呈文,乃牡丹江诗词协会名誉会长、宁古塔诗杜社长,诗名东疆,誉满全省,望高吟坛。其注有详有略,须注则注,勿须注则不注;须详注则详注,须简注则简注。其评言简意赅,画龙点睛,或评全诗,或评某联,或评某句;或评主题,或评诗眼。与诗交相辉映,相得益彰。有时读评,甚至可胜读诗。如《论诗》评云:“倡妙旬,避浮言,明眼穿伪,真情格物,洵诗之要也。诗恃才气,然才气颇类颔珠,九搏骊龙乃得,积学而进,岂易图哉!”犹如诗话。

    作者以医家赋诗,可谓医林布雅;诗进医家,诗界亦增其荣。“然诗与医缔缘,全赖爱诗之医家如作者之为也。”此注评者之言,亦读《诗草》者之语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