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注册 收藏
传授经验 练习书法 书法 部分荣誉 张老给病人治疗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学术思想 > 学术特长与成就 >
    学术特长与成就

    针刺手法是针灸技术中的高精尖部分,是提高针灸临床疗效的关键所在,也是针灸医生技术水平的标志。针刺手法在《内经》上首次提出,它的标志性内容是针刺得气、针刺补泻、八种单式手法和寒热手法,这是针刺手法发展史上的第一个历史高峰。

    迨至元明时期,针刺手法成了一个引人瞩目的学派,窦汉卿和他的后传弟子泉石心和《针灸大成》的著者杨继洲共同把针刺手法推向了历史上的第二个高峰。这个时期标志性的成就就是提出十四式单式手法和下手入法。把《内经》上取凉取热手法定名为寒热补泻与烧山火,透天凉,还厘定了术式。并提出苍龙摆尾和白虎摇头的通经接气手法。

    而我国的针灸专家们经过了几十年的共同努力奋斗,在国家的重视与支持下,把针刺手法推上了历史的第三高峰。他们是已故的任作田、管正斋、焦勉斋、郑毓琳、陆瘦燕、文介峰、李志明、楼百层、马瑞林和在世的张缙、郑魁山、陆寿康等。

    他们的功绩是:

    (1)完成了针刺手法。古典文献理论的整理研究;

    (2)对单式手法进行了排序分类,厘定了术式,明确了手法间的意界,对重要的单式手法提出了完成的标准;

    (3)对复式手法中的烧山火、透天凉、飞经走气、气至病所,进行了深入的研究,完善了术式,讲清了技术关键和操作分寸,并提出了复式手法操作术式的立论依据;

    (4)提出了针刺手法基本功训练的方法和理论;

    (5)完成了针刺补泻这一古典针刺手法理论的研究;

    (6)完成了针刺得气与针感的研究,明确了针刺手法的核心问题是“针刺得气”,是用毫针凭医者的行针技术水平和功力深浅去驾驭经气;

    (7)循经感传规律性的理论是指导针刺手法临床的有效经络理论。

    这些研究的成果为针刺手法建立技术操作规范,制定国家标准,提供了技术支撑。

    在这个专家群体中,张缙教授的贡献是杰出的,不但他的研究涉及的面广而且他的研究也深入,时间又长,从1963年他发表如何控制针感性质和如何控制针感传导方位的两篇文章算起到今天他执笔起草国家针刺手法技术操作规范为止。他致力于针刺手法的研究,前后有五十年之久。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开始,他就领导中国针灸学会针法灸法分会,他也就是这个专家群体中的学术带头人了。

    这期间张缙教授对针灸古典文献进行了研究整理,尤其是张缙教授主编的《针灸大成校释》在国内外影响很大,为了更好的完成此书,他自修了“校勘学”、“版本学”、“目录学”、“训诂学”、“辨伪学”等国学基础课,又向黑龙江师范大学王大安教授和黑龙江大学苏渊雷教授求教,其书被评为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中医药科技进步二等奖,及国家出版总署1992年全国古籍整理研究三等奖。

    电针是针灸的重要手段之一,现在的“电针仪”清一色是脉冲电针仪,脉冲电针仪是一种周期性重复的波形,在治疗后期因机体对其适应而出现效果衰减,这一直是困扰电针的一大难题。在我国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推行针刺麻醉过程中,这个问题就更显突出了。为了彻底摆脱脉冲电针仪的弱点,更好的提高电针的临床疗效,张缙教授研究出了波型参差不齐但均和谐的音乐电针仪,其不仅针麻效果好,而且治疗疾病时效果亦佳。不同音乐对不同的疾病有其独特疗效,失眠时用轻音乐乐曲,夜尿症则用铜管乐乐曲等。他一方面进行了不同疾病的不同乐曲的筛选,另一方面又对音乐电针仪进行了多次与声源相应的改进。

    张缙教授在长期临床实践中,提出了新医学模式下的第四医学,即长寿保健医学。现代医学可分为三类,预防医学为第一医学,治疗医学为第二医学,康复医学为第三医学。用系统工程学的方法将上述三者有机地结合起来,才能充分发挥三者的独自功能,又产生三者独立存在所不具备的,通过相互联系、相互作用而达到的医学根本目的即健康长寿的作用,正是基于此他才提出长寿保健医学为第四医学。而中医学以“治未病”的理念在长寿保健医学体系中占有特殊的地位。首先,中医学有其模式的先进性。中医学从产生之日起到发展过程中,始终把人置于宇宙之内的环境中,不仅仅把人当做具有心理活动的生物的人,而且作为社会的人、自然的人,置人于自然、社会环境的变化中,结合环境变化诸因素,考察分析其生理机能、病理变化,探索预防、治疗、康复的办法。尤其是中医学对人与自然关系的认识十分丰富,体现在其整个医学体系之中。中医学模式是包含有生物、心理、社会、自然四因素的医学模式,较70年代末期恩格尔的生物、心理、社会医学模式更全面,更符合医学的本来面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