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注册 收藏
传授经验 练习书法 书法 部分荣誉 张老给病人治疗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关于张缙 > 相关新闻 >
    为张老作的诗-望华山人
    为张缙教授七十寿辰而作 程宝书(望华山人) 
     
     

    寿诞逢千禧,古稀已不稀。无欲诗人旷,有为教授怡。

    望重名中外,德高誉东西。针道兴大业,桃下自成蹊。

     

    2000年10月1日,是恩师张缙教授的七十诞辰,亲朋好友设宴祝贺。我因去齐齐哈尔出差,不能赴会,深感遗憾。为了表达对恩师的敬意,我在9月29日清晨思索再三,吟出了这首诗。上午,即展卷挥毫泼墨,亲笔题写在一张三尺宣纸上。同时又将张老的《七十自述》三首写成另一张条幅,诗曰:

     

    五十年来苦探求,一生都为砭针谋。誓把丹心酬伟业,忍将绝技付东流。

    派右廿年空役役,研科卅载未休休。宏开北药成彪业,黑水白山发诰讴。

     

    二十年来帽压头,戴上南冠既楚囚。满目干戈三千里,沧海横流一叶舟。

    派封王侯原是假,帮造牛鬼本非仇。心雄不作黄昏叹,低吟慢咏亦风流。

     

    七十年来事未休,剩有文章贯斗牛。根深何惧狂风撼,叶茂能搪夜雨稠。

    一世浮云心底过,半窗明月眼中收。小斋幽静闲泼墨,松水丹枫绘晚秋。

     

    之后,又在一张四尺洒金大红宣纸上用楷书写了一个大“寿”字,字下用行书写了“恭贺张缙教授七十寿辰之禧” 十二个小字,落款为“耕夫”。这三幅书法作品,我冒雨送到位于文化宫南侧的“天香阁”书画店,让工匠连夜进行装裱。9月30日下午4时左右,我在去齐齐哈尔途中,给张缙老师打了个电话,问三幅字画装裱好了没有?他回答说已经派人取回来了,并赞扬诗好、字好、裱工好。欣喜之情,溢于言表。听了之后,我也感到由衷的高兴。

    我从1991年担任《针灸临床杂志》主编之后,就和张老有了密切的交往。当时在针灸界我还是个无名之辈,通过张老的提携我很快地熟悉了一批全国著名的针灸专家,在这些针灸专家的支持之下,《针灸临床杂志》越办越好,影响也越来越大。1992、1994、1996年我曾举办过三届“全国针灸临床经验交流研讨会”,都得到了张老的大力支持,取得了圆满成功。每次会议,他都亲自上阵,担任主任委员,出主意,想办法,解决各种问题。他不仅有高深的学问,而且有办会的丰富经验;不仅有较高的声望,而且有善辩的口才。因此,会上遇到的各种难题都会迎刃而解。只要有他在,我就有了主心骨,心里感到格外的塌实。

    张老在针灸学术上是我的良师,诗词创作中是我的益友。他业余时间喜欢赋诗填词,每有新作,都给我朗读讲解,主要作品收集在《诊余诗草》一书中。其诗作多有惊人之笔、醒世之语,常使以文为业者赧颜。《针余诗草》印成之后,张老即赠余,使我荣幸地成为该书的第一位读者,总以先睹为快。读后感触颇深,赋诗以贺之:

     

    古稀不老又逢春,满树心花煞喜人。

    针余咏赋情怀壮,劫后成章愤怨深。

    劲草风摧骨更傲,青松雪压节弥真。

    医步高峰文臻妙,正气凛然铸诗魂。

     

    张老虽然已届古稀之年但他仍然不坠青云之志,保持着旺盛的精力,忙碌于北药开发和针灸科研的工作中,为事业鞠躬尽瘁,为民众竭尽忠诚。在这张老七十寿辰之际,衷心祝愿他青春永驻,再创佳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