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注册 收藏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临床经验 > 临证心得 > 临床经验 / 临证心得
  •  

    针灸防治疾病,是以中医理论为指导,在辨证论治的原则下,选用相应针刺手法及腧穴的方法,以调节阴阳,疏通经络气机,而达到治病与防病的目的。张缙教授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起就已从针灸古典文献及经络理论上对针刺手法进行了深入的研究,并在临床上探讨了针刺手法规律。
    1. 临证辨证与病证结合
        张缙教授临证五十余年,精于辨证论治,尤其精于辨证与辨病相结合,既重视中医的病,又重视西医的病,他从临床实践中总结出只有辩证与辨病相结合,才能扩大思路提高临床疗效。其临证中运用的理、法、方、穴、术均见其真知卓见之处。
        张缙教授认为:一是在中医辨证论治为主的前提下,借助西医诊查手段为辅,以开阔辨证论治、立方遣穴施术的思路;二是对某些疾病应中西合治,能相互协同,增强疗效。如针对中风患者的三期六阶段发病特点,使用规范化的分期针灸治疗、中药治疗、OT、PT、语言训练和西药治疗等,以保证第一时间急救和早期康复治疗,完成中风单元所有检查、急救和各种治疗。辨证与辨病相结合,绝非抛开中医理论、中医辨证论治,按西医的诊断去治疗,而是中西医结合,取长补短,相得益彰。
    2. 重视手法,理论实践相统一
        张缙教授年轻时苦练针刺手法基本功、太极拳和内养功,又幸逢盛世,得遇名师,他的手法研究是标举了窦汉卿与泉石心两位宗师针刺手法的深邃与精微,又阐发与综合了自明以来各针灸名家高武、汪机、杨继洲以及现代的针灸名家陆瘦燕、郑毓琳、文介峰等有关针刺手法的卓见与绝技。张缙教授不仅从古典文献方面研究针刺手法,而且在临床实践中进行了大量的针刺手法操作,经过其五十年的广泛验证,表明了他的理论是正确的。
    张缙教授多年研究练针手法基本功的体会是:针刺手法是一个连续不断的“动”的过程,对术者的要求是要在静中求动,因此术者先要做到“意静心安”,只有静宁神静意的行针才能有条不紊。又因为经气在瞬间就有很大变化,而行针手法又是一个快捷的过程,故必须稳中求快,才能形成敏捷洒脱的行针风格。做手法时,针小穴小,手法的变化又多,手法的技巧也多,因此要达到精而不乱,巧而圆通的境地,必须寓巧於微。手法的技巧,要在细微中一一体现。
        张缙教授认为做手法时,进针必须无痛感,经过五十余年的临床实践,他提出了四种快速进针法,不仅通过加快进针速度克服了疼痛,而且各有特色,是进针方法上的一种创新。包括投针速刺法、弹针进针法、推针速刺法和按针速刺法四种进针方法。这样就为进一步操作不同手法提供了保证。
    而得气是针灸临床的最基本要求,经络之气是针灸与疾病之间沟通的桥梁,信息的传媒,毫针的治疗必须建立在得气的基础上。调整经络之气是毫针治疗的唯一手段,是毫针取效别无选择的依靠。因此不得气就无效,不得气就不能用毫针治疗。针下得气有自发与自觉之分,不讲究得气而疗效好的多是穴法派;讲得气而使用技巧的则是手法派,当然如果手法与穴法统一起来这样就能达到最好的临床疗效。
    在针刺补泻问题上,张老指出,明确“补泻”的概念,它有三个方面含义,一是指总的机体的机能状态而言,对虚者宜补,对实者宜泻。但是,这一机能的实现要通过调气解决;二是指具体的方法,如徐疾补泻、提插补泻、捻转补泻、九六补泻等;三是有的是对补泻本身的一种解释,告诉你什么是补,什么是泻----迎随补泻就是起这种作用,这也是一种趋向性的提示,不是具体方法。而呼吸补泻、开阖补泻、九六补泻是一种从属方法,它们不能离开寒热即烧山火透天凉手法独立存在。徐疾补泻是《内经》中升华了的针刺取热取凉的大法。它没有任何别的解释。和其它补泻相比,徐疾补泻是占统领地位。其它补泻(提插补泻、捻转补泻、九六补泻、开阖补泻)均不能单独存在。所指其它补泻只是从属于徐疾补泻,是取热、取凉中的具体方法。要严格区分“提插”、“捻转”与“提插补泻”、“捻转补泻”的不同概念。
    搓法是针灸临床上广泛使用的一种针刺手法,张老有独特的见解,
    进针必须快,以速度克服疼痛,否则搓针时必然皮肤缠(滞)针,将无法使用搓法。搓针时实搓与虚搓的交替应用,一般多是先用实搓而后用虚搓。衡量搓法是否成功,有以下四项标准:一是提之不出,二是插之不入,三是捻之不转,四是气满自摇。一次成功的搓针,搓后穴内经气充盈,可将针体紧紧吸住。稍稍用力上提时,针有一丝活动余地,但不能提出;稍稍用力向下插针或向搓针方向转针时,亦均有极小的活动余地,而不能插入或转动。“纹丝不动”是肌肉缠针,“可动一丝”是经气吸针,这一点是搓针的技术关键。
    对循经感传的研究张缙教授也将其应用于指导临床,他认为循经感传一是循经,二是感传,这是现代的一个复合概念。讲的是经气循经而行。之所以有如此的现象是因为针(包括电针)作用在经气上的结果。怎么用针来激发和调节经气的方法,实际上就是针刺手法。因此,循经感传的规律性理论自然就是指导针刺手法临床的一套新的经络理论。张缙教授通过用循经感传理论来指导针刺手法,治疗某些疑难疾病,来交叉验证,均得到满意的结果。如博士研究生张宝文在其指导下进行了“取热刺法治疗慢性前列腺炎的临床与实验研究”,研究结果表明,取热刺法控制感传气至病所是提高针刺临床疗效的有效方法。
    3.治病医理,采众家之长
    张缙教授认为历代医家各有千秋,要想学好中医,必须博览历代名著,荟众家之萃为己所用,以此来指导临床。张缙教授毕业于西医,有较深的西医基础理论,但五十年来致力于中医事业,上承于内、难之学,对元明时期各家,尤以对窦汉卿、泉石心、杨继洲的学术理论研究精深,以及对现代的针灸名家陆瘦燕、郑毓琳、文介峰等有关针刺手法的综合整理有较深的研究。张缙教授在继承前人的基础上发展创新,形成了自己的理论,在系统地整理古人单式手法的基础上,提出了24式单式手法,写成六句口诀,便于背诵;并提出了烧山火、透天凉、飞经走气和气至病所复式手法,并将其广泛应用于临床,疗效卓著。
    4.枢机启动假说的形成
    张缙教授经过多年的思索,认为取得疗效的根本问题是“得气”,是每个不同的病人的“得气”的不同,也就是针感的不同,而不是疾病种类的不同。人们得病的本质是什么,还不清楚,说到底什么病能用针灸治,什么病又不能治,也说不清楚。他就是在这一系列的思考中形成的“枢机启动”假说。
    他认为,针灸和任何刺激经络和腧穴的方法,也就是激发经气的方法都看作是对机体“枢机”的启动。通过这种启动,机体内自家调节的机制,就开始运行了,你所用的提插、捻转等所有方法不是直接对机体进行“补泻”,而是一种对枢机的启动。当枢机启动之后,体内自己按他的条件来自行调节,最终达到补泻和治疗的目的。这种启动的质量与手法是有直接关系的。手法的意义,也就在于此。因此精研历代各家的不同手法是十分重要的。
       张缙教授在黑龙江中医药大学十年带博士研究生期间形成了这个“枢机启动假说”。把“针刺得气”,视为“初级启动”,把“气至病所”看作“高级启动”,通过针刺得气将体内“经气”的“枢机”打开,则经络网络中的“经气”就将自家进行调节,机体由于各种原因造成的机能失调而出现的种种疾病,都是通过这样的环节,进行调节,最后达到“阴平阳秘”,疾病乃治的目的。
  • 00条记录